其实自2014年5月国家电网开放电动汽车充换电设施市场以来,各方力量已积极参与到充电基础设施的建设中,其中包括国网、中石化、普天新能源等央企,北汽新能源、京能集团、华商三优等国有企业,还有富电科技、特锐德、聚电、充电网、电桩等民营企业。从表面上看,它们是央企、国企、民企,或是上市、未上市公司。然而这样划分意义不大,关键要看它们属于充电桩产业链中的哪一环,并从每个环节目前存在的问题去自我定位。
早在1985年,“竞争战略之父” 迈克尔·波特(Porter)就在《竞争优势》中提过,围绕某一特定需求(产品或服务)所形成的一系列互为基础、互相依存的上下游链条关系就构成了产业链。在此基础上去理解,充电桩产业链条上的重要角色无非是:充电运营商、设备生产商、整体解决方案商。Eknower分别从这三环入手,捋捋各大充电桩公司的分类,并抛砖引玉地谈谈各个环节目前讨论最激烈的话题。
运营商:想清楚如何盈利是最大难关
据不完全统计,目前国内主流充电设施运营(服务)商有十余家,包括国家电网、普天新能源、特斯拉、特来电、星星充电、南方电网、中石化、e充网、上海富电科技、星星充电、爱充网、聚电、充电网、电桩等。按不同企业经营类型来看,有既卖充电桩又发展互联网+的商家,有类似特斯拉的整车厂商,也有以充电APP为核心的互联网企业。
充电运营商要“软硬兼施”
到底何为充电设施运营(服务)商?尽管商家各有各的定位,可在Eknower看来这些运营商大致分两类:纯互联网化或是“互联网+充电设施”。关于这两种不同类型,归根结底是企业选择轻资产或重资产的模式。纯互联网充电运营商往往会代理建桩,可并没有真的自己生产设备。这样一来实现了轻资产化,省去了一大笔生产充电设备的钱,也避免了投资建厂的麻烦。但问题也随之而来,比如帮别的充电设备厂商建桩,如何承担购买和运营充电桩的高额成本?在短期运营的盈利模式并不清晰的情况下,又怎么撑到最后?当然,如果你说你有大把的钱,建桩只是幌子,反正也没人用,要的只是造势来抢夺市场,或只为了迅速融资、上市、圈钱、撤场,那轻资产化确实简便易行。
但并非所有充电运营商只想做纯互联网公司,聚电的CEO贾雪峰就曾意识到纯软件公司可能走不长,因为公司拿自己的软件平台去运营别人的桩,购买和运维桩的成本都太高,这样烧钱下去,公司可能还没盈利就烧成灰了。所以聚电便成立了专门开发、生产和销售充电桩的设备厂商,从纯互联网公司转变成了“软硬兼施”的运营商。
“软硬兼施”逐渐成了充电桩企业普遍采用的方式,诸如特锐德、众业达、科陆电子的传统充电设备制造企业也在广泛布局“互联网+充电设施”领域。这种模式的好处在于,一来在运营不盈利的情况下靠卖桩“补贴家用”;二来运营自己的桩,降低购买和运维桩的成本;三来用自己的桩跑马圈地,有了一定市场份额后来掘金大数据经济。
建桩要选对地儿才能盈利
很多业内企业家或专家都曾公开表示,未来的一两年内会出现充电桩运营的成熟商业模式,届时靠充电业务收费是最基本的盈利方式。目前,运营商收取的是充电服务费,且每个城市的收费标准不一,但未来也不排除可取得售电牌照来收取电费。但实际上此类收费费用较低,假若能以这种方式盈利,充电桩就应建在利用率高、电动车保有量较多的地方。
什么地方利用率高、电动车保有量多?参照美国已有经验,ChargePoint、Better Place、ECOtality等几乎所有充电服务大咖都在旧金山湾区发迹,因为无论从经济还是科技发展程度来说,湾区的消费者普遍容易接受电动汽车。中国的“湾区”在哪儿?工信部数据显示,当前国内已经建成723座充电站,充电桩配备量为2.8万个,而它们绝大部分在电动汽车保有量较多的北上广深。这也不难理解,为何国网、普天新能源等央企,还有富电、聚电之类的民企都深耕于北上广深。
创业板第一股“特锐德”已转而发力新能源示范城市,而它们大多为二三线城市。根据特锐德数据显示,早在去年9月,特锐德在全国88个新能源示范城市中,特锐德的业务已拓展至44个。与北上广深这些一线城市相比,国家给予新能源示范城市的优惠政策绝不逊色。去年11月国家发改委就印发《电动汽车充电基础设施发展指南(2015-2020年)》通知,可看出国家在推广目标上给予了示范推广地区以厚望。
全国各个地区充电桩推广规划(2015-2020年)
但不管把充电桩布局在哪座城市,充电桩利用率的高低其实取决于其场所的选择,无外乎五种:公共服务领域专用停车场所;居民区;单位内部停车场;城市公共停车场所;城际高速公路服务区。具体选择什么场所,布多或布少,这取决于企业对于利用率的预期。在电桩CEO先越看来,城市中心区域的用户需求在现有布局下仍难以满足,比如交通枢纽、酒店、办公楼、商场、小区物业等,(这些区域的需求)应该是跟电动车需求深度粘合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