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地难、用电难、电价贵、不公平竞争和政策落地难,是最现实的充电业态‘表象’。”中国泰坦能源技术集团有限公司副总裁陈昊近日在中国电动汽车百人会“第五期热点问题系列研讨会”上坦言。

不止是陈昊,参与讨论的多位主流充电运营企业代表都对现阶段所遭遇的经营困境表示担忧例的充电桩使用率为0%。”

充电桩运营商到底该何去何从?

1.用地难

陈昊指出,随着土地资源日益紧张,运营商与土地产权方合作是目前最为常见的建站方式,但由于参与方的市场开拓能力和运营管理质量良莠不齐,加上缺少完善的政策和管控,导致红利透支,收益倒挂。“大多数物业公司的积极性不高,一是需求不旺盛,二是他们抱着‘多一事不如少一事’的态度,这就给运营工作的开展造成了较多障碍。”

记者还发现,运营商在与场地方协商时也处于弱势。耿春海指出,“我们与场地方签订充电站向社会开放的协议,当有些地方变卦了,我们只能去商量,甚至妥协,没有办法。”

刘峰还指出,场地方对于收益的诉求很高,在保证停车费正常收取的情况下,还要求服务费分成至少20%。

与此同时,油车占位更令运营商头疼。耿春海指出,“油车占位是用户投诉率最高的问题,也是导致充电桩利用率低下的原因之一。”

刘峰认为,场地方为了保证自身收益最大化,不允许单独设置充电专用车位,造成油车占位严重,无法实现充电车位专用。“希望政府相关部门出台强制性政策,要求停车场设置一定比例的充电专用车位,就燃油车占位现象对停车场经营方进行处罚,同时探讨对充电完毕后仍占用充电车位的电动汽车制定惩罚性的收费政策。”刘峰建议。

2.用电难

“目前充电桩的设备成本下降速度很快,但电力接入的成本非常高,一旦涉及电力增容,整个投资会增加近一倍。”刘峰指出,现有电网无法满足充电设施的合理布局,建议电力部门加快电网的改造,满足充电桩配电需求。

不仅投资成本高,陈昊还指出,报装用电困难重重。“电力报装流程多且繁琐复杂,期间受很多不可控因素的影响,还需要场地方土地使用许可证、产权证明、用电地址规划开发(建设)证明等等;电力供应存在不稳定因素,例如被物业限电,影响日常运营;新装报建后,红线外部分(供电局负责)存在施工周期难以确定的问题;部分地区无法使用箱式变电站,需建设永久配电房。”陈昊解释道。